沙韻紀念公園




位於蘇花公路南澳休息站旁的公園。一踏進音樂就響起



月亮在我窗前盪漾,透進了愛的光芒,
我低頭靜靜的想一想,猜不透你心腸。
好像今晚月亮一樣,忽明忽暗又忽亮,
啊~啊~到底是愛,還是心慌,啊~啊~月光。


月夜情境像夢一樣,那甜蜜怎能相忘,
細語猶在耳邊盪漾,怎不叫我回想。
我怕見那月亮光,抬頭把那窗簾拉上,
啊~啊~我心兒醉,我心兒慌,啊~啊~月光


60年代台灣剛有電視時,這首〈月光小夜曲〉就被號稱「長青歌后」的紫薇唱紅,日後又被蔡琴翻唱而流傳於兩岸;70年代甚至被香港的薰妮翻唱為粵語版〈每當變幻時〉。但你若以為兩岸三地的華人,對這首歌都是相同的印象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他的來由是這樣的…





 




  莎央是台灣原住民少女,1938年9月27日在風


雨中被當局徵召,背著將入伍的日本老師田北正


記的行李下山,經過武塔南溪的獨木橋時墜河失


蹤。兩天後的《台灣日日新報》,標題只是「蕃


婦跌落溪中,行方不明」。但到了1941年1月《台


灣愛國婦人新報․112號》,莎央已變成當地的「女


子青年團副團長」。到了《理蕃之友․117號》,落


水時的莎央手裡還多了一面日本國旗。


  1941年5月,在台灣的日籍畫家鹽月桃甫,特


別為莎央作畫。6月,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灌製由詩


人西条八十作詞、古賀正男作曲,紅歌星渡辺はま


子演唱的〈サヨンの鐘〉,立刻風行全台。10月9


日《台灣日日新報》報導,畫家堀田清治也畫了


一幅「莎央」獻給當時的總督長谷川清。到最後


台灣人吳曼沙的小說《サヨンの鐘》裡,落水時的


莎央不但緊握著恩師的武士刀,獲救後還在國旗


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後才嚥氣,「愛國少女莎央」


的故事也終於「完工」了。
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  サヨンの鐘 ( 莎央之鐘)


 


嵐吹きまく 峰麓ふもと (暴風雨吹襲著高峰山谷)


流れ危ふき 丸木橋 (洪流沖擊著獨木橋)


渡るは誰ぞ 麗うるわし乙女 (青春美麗的誰家姑娘)


紅き唇 ああ サヨン (紅紅的雙唇~啊~莎央)


晴れの戦に 出て給ふ (為了捍衛鄉土勇敢上沙場)


雄々し師の君 なつかしや (雄赳赳氣昂昂英姿扣心弦)


荷なう荷物に 歌さへ朗ら(肩上扛著行曩歌聲震山谷)


雨は降る降る ああ サヨン(狂風暴雨中~啊~莎央)
 
散るや嵐 に花一と枝 (可憐一枝春花落失激流中)


消えて悲しき水煙り(滾滾洪水一去不復返)


蕃社の森に小鳥は啼けど(迷濛的山谷中小鳥為你哭泣)


何故に帰へらぬ ああ サヨン (為什麼不回來~啊~莎央)


清き乙女の真心を(青春美麗的少女真誠心)


誰か涙にしのばるる (有誰能夠不為你灑淚)


南の島のたそがれ深く(南島的姑娘呀雖然天色近黃昏)


鐘は鳴る鳴る ああ サヨン(鐘聲永為你敲響~啊~莎央)


這首〈サヨンの鐘〉,在戰後周藍萍填詞改為〈月


光小夜曲〉,翻唱後流行於華人地區。


 1941年4月,太平洋戰爭爆發前,日本已被軍國


主義氣焰籠罩,長谷川總督頒贈一具刻有「愛國


乙女サヨンの鐘」(愛國少女莎央之鐘)銘文的銅


鐘,贈予莎央的家屬,陳列於她的故鄉宜蘭南澳


藉以期許全台高砂族青年效法莎央「獻一命於軍


國之愛國熱情,且盡事親之孝養的忠孝之心」。


戰後台灣統治者由日本改為老蔣,為了「中國


化」,南澳鄉的「莎央之鐘」被拆除後下落不


明,「愛國乙女サヨンの鐘」碑文中的「愛國」和


「サヨン」兩處被磨掉。〈サヨンの鐘〉的歌曲被


中文版的〈月光小夜曲〉替代,甚至還有一部複


製的台語電影《沙容》,但從軍不是為了「大東


亞聖戰」,而是要「反攻大陸」。原住民也從日


本人口中的「高砂族」,成了中國人口中的「山


胞」。 








報馬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